本篇文章1297字,讀完約3分鐘

我沒有像我們這樣在中小學普遍開設政治課的國家,但隨之而來的一個現象是國民政治思想的極端不成熟。 一個明顯的事實是,在許多日常生活中出現頻率高的重要政治科學用語其實被采用得很模糊。 例如,“革命”,例如“共和”,例如本文討論的話題“民主”。

熱門:雷夢佳之死與民主投票——

4月6日,河南洛陽孟津西霞院初級中學一年級學生雷夢佳與同班其他班的另一名女學生吵架。 班主任組織了全班同學的“民主投票”,決定是讓雷夢佳留下學習還是讓父母帶他去。 結果大部分同學投票帶走了雷夢佳。 4月7日,雷夢佳在學校附近的黃河水道下水。

熱門:雷夢佳之死與民主投票——

我們觀察到“雷夢佳事”的影響出現在教育之外。 那是因為無意識地提供了“民主”是如何變成了“專制”的民間縮微膠卷的。
民主主義]人類歷史上第一次出現是古希臘,典型的是雅典。 這個最初的“民主”有兩個優點:一是全民(即不包括全體公民、沒有公民權利的奴隸)參加。 為了保證所有市民平等管理國家的機會,雅典決策機構和官員不是通過投票選出的,抽簽決定的第二個是重大問題(包括法庭審判)的少數服從多數。 臭名昭著的雅典民主審判蘇格拉底的事件提供了“民主”變成“獨裁”的古典模式。 雅典民主法庭的體制特征是“一切都是人民的大多數說的”。 當時沒有專業的法官、專業的律師、可以裁量的法律條文,只在由公民(抽簽)組成的民眾法庭進行審判。 蘇格拉底被起訴的罪名是“引進異邦神,腐敗年輕人”,根據審判記錄有281人說有罪,220人說無辜。 31人被判處死刑,140人反對,蘇格拉底被判處死刑。

熱門:雷夢佳之死與民主投票——

“蘇格拉底之死”和000多年后的“雷夢佳之死”,由“民主進程”推進,民主權力繞過了人的基本權利。 在蘇格拉底,雷夢佳是公民自由思想的權利和犯罪也應該公正地受到法律處罰的權利,在雷夢佳那里,女中學生雷夢佳是學校接受教育的權利,這樣的基本權利是不能有“民主投票”的。 這樣的權利正是民主的前提。 另外,對蘇格拉底和雷夢佳進行“犯罪”的裁量的基準,不是依靠現在的法律條文,而是依靠民主投票者的“嘴含天憲”。 一個個體(獨裁者)“嘴含天憲”和很多人(民主主義)“口含天憲”不變,“口含天憲”本身的專制性質不變。 “蘇格拉底之死”和“雷夢佳之死”會讓你理解,民主并不是自動產生公平和正義,也不是保障個人自由和權利。 民主也是需要平衡的力量,如果法律這樣的周邊力量嚴格規定民主進程,不嚴格決定民主主義的決定和行動的界限,民主主義就會轉變為“專制”。 “民主專制”披著神圣的“公共”外衣,因此比“獨裁專制”更容易占領道德高地,容易混淆視聽。 因此,危害可能更大。

熱門:雷夢佳之死與民主投票——

民主是好的,重要的是憲政,基于法治的民主才是好的,否則有可能變成壞的! 還是用那句話來說,民主并不是自動產生公平和公正,也不是自動提供個人自由和權利的保障,而是依靠憲政和法治這種周邊力量的平衡,才能把民主的洪流約束在理性、良知、文明的堤防中,崩潰使人

熱門:雷夢佳之死與民主投票——

《雷夢佳事》表明我們對民主的理解本來就很淺薄,幾乎停留在前現代的野蠻階段。 比起魯迅他們所在的晚清,一百多年后我們對民主的認識反而落后,沒有達到晚清知識分子的水平! 于是我想起了魯迅的話。 "就像時間的流逝一樣,只與我們中國無關. "

標題:熱門:雷夢佳之死與民主投票——

地址:http://www.sz-greentime.com/lyjy/194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