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文章837字,讀完約2分鐘

?

“歷經十三年埋頭寫作,創作出表現出一代作家知識主體和技術手段超越的作品。 應物哥! 這個假的名字,這也是一個誠實虛偽的人物,連接了30多年知識分子集團的有生之年的生活經驗,勾畫出他們的精神軌跡,最終構成了廣闊時代的星圖。 ”。 獲獎小說的頒獎詞是這樣評價李洱的長篇小說《應物哥》的。 這部長達84萬字以上的小說一經發售,就受到文學界的高度關注,受到網民的好評,獲得茅盾文學獎。

李媽媽在高中教了多年,他精通知識分子這個群體,他的很多小說以知識分子為主角。 他寫的讀書人和其他群體有很多不同,他們總是想追求生活的意義,日常的小事也要發掘微言的大義。 有時聰明,直接擊中問題的本質,有時不精通世事,泄露純真又酸又爛的愚蠢空氣。 這些讀書人,讀圣經也成不了普通人。 書是他們認識世界的方法,也是阻礙他們看到這個世界的葉子。 知識分子集團無論是小說還是現實,自然都充滿了戲劇性和命運感。 《應物哥》寫的是這群故事,與李母過去的作品不同,其構思更大,結構更復雜,細節更密集,意義更豐富。

全書以濟州大學為中心成立并開展儒學研究院,一粒石頭投入湖中,引起層層波紋,學術界、商界、政界、各類人等粉墨登場,三教九流、五行八作都分一碗湯,最后的波紋波濤洶涌。

因為老派知識分子的命運有悲劇感,往往遵守固有的價值觀,使他們成為可憐而可敬的“貧窮腐儒”。 在市場經濟時代,很多知識分子開始了解時事,應物哥也成為了受電視和出版社歡迎的“學術明星”。 他面臨的問題不再是安貧樂道,而是有名利場之路。 這個職業化的適時知識分子,以學術作為謀生的手段,漸漸在現實面前扭曲了心理。 象牙塔里的建功立業本來只不過是權力、金錢、想攪動的紅塵風雨,他心中打滾的只不過是水風浪,各種風雅的構想也只不過是庸俗的聚會。

李洱不可避免地與小說發生現實的影視關系,曾經發生的文化事情和文化現象,都直接寫在他的書上,這給了小說看現實的勇氣和力量。 這是現代知識分子的群像,也是知識分子對新價值體系的反思之作。 (李季)

標題:“《應物兄》:當代知識分子的星象圖”

地址:http://www.sz-greentime.com/lyjy/212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