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文章1319字,讀完約3分鐘

?

?

清爽的香味樹、盛開的山花、飛鳥……被春天包圍,爽快地答應了遲子建的“原來姹紫嫣紅盛開了”。

誰春色不悲傷? 遲子建的《原來姹嫣紅開遍》中有一篇相當感人的文章。 在目錄里看到這個名字,我的心不由自主地變緊了,翻書的手也有點顫抖了。 直覺告訴我,這悲傷的春天的顏色與過去有關,與愛有關。 “我沒有采花。 以前采集的野花,放在床上,照亮兩個人的夢想。 ”。 看到這里我哭了。 東西是否是人是生活中沉重的筆,這樣的疼痛也加深了復印。 告別和失去,原本燦爛的春光陰冷,曾經賞心悅目的蔬菜野花,莊稼和牛和羊,現在變成了淚眼中的灰色。

而且,當我還沉浸在悲傷的春色中時,作者的筆鋒一轉——“我想我還有感受到春天光芒的心。 無論多么悲傷,都不會腐爛她的肉體”即使愛的春光引退,生命的春光依然燦爛! 如果春天住在我們心中,吹山上的春風,染紅花的春雨,也一定能溫暖我們的心。 那可以是冰雪融化的平靜,可以是千樹萬樹發芽的喜悅,也可以是根芽發芽時的斗爭和勇氣。

遲子建從極北的春天開始寫,但寫春天也不一定是春天。 全書分為《原姹紫嫣紅開遍》、《斯人獨憔悴》、《誰殺了哀愁》、《魚也有翅膀》四篇,有對極北天氣的禮贊,有對童年往事的懷念,有對創作生活的回顧,有對社會現象的臧否。

好的文案可以產生共鳴,給予力量。 在遲子建過年的回憶中,我也發現了類似的記憶。 這是臘月的忙碌,除夕的喜悅,還有對已經不回來的時間的懷念。 過去,“原本姹紫嫣紅就開了,似乎就這樣給了斷井頹廢垣”的無奈和悲傷,在一起的打擊中多少也能感受到。 幸運的是,我心里留下了余香。 像作者一樣,身處極寒之地,勇敢地夢想著春天。

她用溫和的文案畫出時間行走的軌跡。 首先是墻上的掛鐘,然后是日歷,手表,到現在的電腦,手機,時間像星星一樣閃耀,越來越匆忙。 另一方面理性地說,掛鐘的時間只是時間的表象,只要我們走著,時間就走著,擁抱時間才能享受生活。

相對于寫作,遲子建理智而不失溫柔。 她這樣表達了對文案的向往——生活在凡塵中,但總是向往讓筆觸成為日月星辰,實現自由的寒冷。 這個世界演了很多生死與悲歡離合的故事,這些真正的生活,在思想飛躍的盡頭,誕生了另一個新世界。 就像她說自己的第一部啟蒙文學不是唐詩宋詞,而是童年樸素奇怪的故事。 這是我感覺過的。 我害羞地拿著筆的時候,我腦海里第一個浮現的是我的家鄉——母親蒲扇下面的故事。 祖父在地里辛苦地抬起頭來,村民一起喊的號碼,還有哪個青磚黛瓦,炊煙,晚上空,蛙鳴鳥在叫? 。

遲子建判斷許多作家依靠內心的熱情成就了自己,這也為她所證實:她意識到自己總是沉浸在另一個故事的構想中,在刻意制造悲傷的同時,從中感受到美麗。 我想拿筆,這種感覺有時靜靜地生在心底,既物喜又悲哀。 我不清楚這樣的“多感”是好是壞,但我有豐富的感情和敏感的心,描繪生活的形式,感受生命的重量真是太好了。

在遲子建眼里,無意中寫下的文案,就像居室的缽野草一樣,充滿活力,給她無限的感動和思考。 我也希望在這復活之際的春色中,屬于我的野草也能吐出新綠,在穿透陰霾的陽光下,在又薄又吵的塵土中,坦率自由地成長。 如果可能的話,我也想把這樣的野草獻給親愛的網民。 (鄭冬斌)

標題:“《原來姹紫嫣紅開遍》:溫柔而理性的執守”

地址:http://www.sz-greentime.com/lyjy/212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