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文章2527字,讀完約6分鐘

一本書的價值在于它能閱覽幾次。 只有很經典的書才能一直留在書架上。 有些書值得一看,但不值得收藏,怎么辦?

半年前,住在上海的金融官員甘先生開始采用抓魚的微信公共平臺。 最近她想解決一點在家玩的書,所以在捕很多魚方面賣書的頻率達到每周一次,到目前為止賣了60多本。

隨著時代的變遷,觀念升級,物質生活豐富,人們的偶像物增加,其中包括個體擁有的沒有很大收藏價值的二手書。 二手書應該去哪里? 除了簡單地賣廢品,已經讀過的書有更好的流通途徑,能讓更多的人受益嗎? 關于這個在本報進行了采訪。

書籍渴求潮流

在福建泉州工作的莊先生喜歡從大學網上買書,至今為止光平時借的房間就有300多本書。 莊先生在還債的時候很煩惱如何解決自己的書,看的書好像沒什么用。 按斤量賣很遺憾。 書的壽命好像僅限于“一次”,其采用價值僅限于“新舊”。

莊先生的煩惱,很多人都能感受到。 人們對閑置物品處置的控訴逐漸高漲,對閑置中舊書的交易控訴也與日俱增。

另外,很多人想去二手書市場挑選有收藏價值的二手書。 因為便宜。 還有淘寶的樂趣。 中國書店、面包家的二手市場、北京書市,都是北京地區精煉書愛好者的攻略地。 書法愛好者李爺爺是北京燈市口中國書店的???。 1月22日下午,在書店徘徊了近兩個小時后,李叔叔從隨身攜帶的包裹中取出53元交給收銀員,帶著《毛錐藝痕》、《白參考論藝》、《書法叢刊》三本《戰利品》回家。 這三本書是二手書,書頁有點黃,有點壓痕,但沒有筆記和涂鴉,李叔叔很滿意。

“這個‘suo men me stari’是我學習芬蘭語的時候用的,有筆記也有記憶,舍不得賣。 ”北京外國語大學的研究生陳先生,在想起本科畢業時和書“斷舍離”的經歷時,是這么說的。 新教科書88元,二手書回收普通斤,每斤1元左右。 最終,陳先生整理了書,送給了同系的后輩。 陳先生的經歷在各高中畢業季最常見。 教科書上記載著大量的筆記本和記憶,很遺憾被扔掉了。 很難帶走。 低價回收不劃算。

二手書應該去哪里? 以前傳下來的二手圖書回收業者是“低收高賣”,一本幾十元的書可能只賣幾元以下。 一方面顧客的損失感和落差感很大,賣書的體驗不好,另一方面買書的顧客在質量、衛生方面也缺乏保障。

網絡平臺開拓新的出口。

現在,你可以通過網絡平臺播放二手書了! 隨著高端智能手機的普及,微信公眾平臺和小程序等形式的二手書越來越普遍,抓魚、轉二手書、漫游鯨魚等新平臺層出不窮

與顧客在網站上選擇店鋪交易的網站交易平臺不同,個人銷售或購買二手書是通過移動平臺與另一位顧客直接聯系來實現“點對點”的信息表現,二手書的流動更方便

年7月,甘先生參觀了上海衡山和集書店與許多魚共同舉辦的“書生物展”,知道了“多捕魚”的二手書交易平臺,在多捕魚方面開始賣二手書。 采用多捕魚來了一年多,甘先生收入了500余元,但她在多捕錢中留下來買書。 因為她對多捕魚提供的書的質量特別滿意。 “多抓住魚引用豆瓣的高分書,其他推薦書也適合自己的口味”。

出現了很多二手書潮流的平臺,經營風格不同。 比如,“多捕魚”和“轉二手書”的賣方會受益,可以在平臺上買書,還可以找到微信錢包。 但是,“漫游鯨”只能繼續在平臺上買書。 根據銷售圖書的種類,也出現了專門銷售兒童圖畫書的“博鳥圖畫書”、主要比較大學生流通教材和考試書的“讀隔壁的中古書”等以某種圖書為專業的新流通平臺。

莊先生搜索了很多魚和繞二手書兩個平臺,然后認為繞二手書更適合自己的訴求。 他在平臺上賣了40本書,表示繼續向本報出售書。

對許多客戶來說,二手書流動的平臺不僅為解決偶像圖書提供了方便,還可以在茫茫人海中找到知音的微妙體驗。

抓住魚用魚郵接書的新舊主人,舊主人就可以給新主人留言。 今年1月初,甘抓了很多魚出售田野研究筆記本。 甘很高興有人喜歡讀這樣的野外調查筆記本,用魚郵給書的新主人留下了自己的簡短書評。 有時,甘在二手書上看到前主人的評論,有獨特的味道,像不認識的人一樣進行了深刻的交流。

面對競爭,多個二手書流通平臺通過社區運營和內部供求匹配增強了競爭力。 開放商務部的于波社長對本報說,想把圍繞二手書在社區運營中熱愛書的人收集到二手書里。 客戶可以在小程序和平臺內部的社區中向朋友共享喜歡的書。 為了保證庫存書籍的類別是全面的,轉二手書給特定的人尋找庫存不足的書籍類別,謀求供求匹配。

二手圖書愛捐贈

二手書的另一個常見趨勢是愛的捐贈。 隨著網絡的普及,二手書捐贈的途徑不僅是愛圖書館發起的社區募捐、定點捐贈的方法,還有北京愛本捐贈中心采用的官網電話預約、員工來取書的方法,在微信公眾平臺、微信小程序上,

今年是圖書領域的員工張茂云創辦北京愛圖書捐贈中心的第五年。 “我之所以創立圖書捐贈的初衷,是因為看了《感動中國》這個節目,想到了人會活一輩子,不僅僅是為了自己吧。 ”張茂云在圖書領域工作了將近20年,他告訴本報,自己的專家可以幫助別人,給貧困地區的孩子們送精神糧食是有意義的事件。

年6月,甘肅省武威市涼州區長城鎮長城小學收到北京愛圖書捐贈中心寄來的13箱二手書,看到孩子們滿懷期待地把書放在教室的圖書角,校長馬松山非常高興。 “我們的娃娃知道遠處也有人一直盯著他們看,心里很溫暖啊”松山說,大家都很珍惜來自愛的人的書。 因為有些孩子午休時吵鬧,老師允許他把課外書帶回去閱覽。

據本報報道,從貴州龍里到四川大涼山、云南紅河,在過去4個多月里,“漁書公益”平臺將人們聚集的愛運送到祖國的西北和西南,向貧困地區的學校捐贈了4萬本以上的二手書。

“更多的人在《漁書公益》《漁書服務號》上共享圖書,圖書循環閱覽不僅可以保護環境,還可以致力于國家教育扶貧。 我們現在參與了上海市徐匯區合作交流事務部合作、對口支援等國家性扶貧事業,將來通過上海市青少年快速發展基金會“希望工程”的辦公室項目,在偏遠地區建設越來越多的愛圖書館。 ”。 漁書公益事業部執行負責人楊建宇告訴本報。

二手書在潮流中獲得新生。 從網上圖書漂流、二手書市場到網上網站,再到微信公共平臺和app,愛書的人尋找舊書新歸宿的方法正在改變,不變的是寄托在書上的感情。 (葉曉楠李坤晉王璐瑤李丹)

標題:“二手書交易訴求與日俱增 你的閑置書去哪兒了?”

地址:http://www.sz-greentime.com/lyjy/214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