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文章3151字,讀完約8分鐘

過去的春節電影文件減少了58億元的票房,國產科幻主題電影的興起成為了引人注目的現象。 春節大熱的電影《流浪地球》《瘋狂的外星人》,一個是畫面的巨大視覺效果。 另一部是用科幻小說寫現實的喜劇,風格不同,但改編自科幻小說作家劉慈欣的作品。 隨著電影《流浪地球》的大熱,劉慈欣的小說作品也引起了閱覽熱潮。 小說原典《流浪地球》在春節期間售出十多萬冊,《三體》位居銷售排行榜前列,電影原本為比較狹窄的科幻小說打破了“次元壁”,越來越多的非科幻迷加入了國產科幻網友的行列。

出版社接受了加里版請求

前天是農歷新年的第一個工作日,刷鐵書的產品經理魏確實沒買回程票就呆在老家,所以叫醒了在電話里睡懶覺的他,他看了電話號碼,推測是好消息。 果然,他負責編輯的《流浪地球》小說集在春節期間已經賣掉了十幾萬本,很快他又收到了印刷郵件,網民對這本書的控訴非常旺盛。

魏確實,年9月,他剛進入出版領域。 當時企業領導給他選題:出版劉慈欣的中短篇小說集。 當時劉慈欣的《三體》已經火了,但他的中短篇小說還沒有受到大眾的關注。 魏先生實際上得到的是劉慈欣到年為止所有的短篇小說,當時的感覺是《歡樂與崩潰》,一共32篇,70萬字,至今為止沒有看過劉慈欣的作品他花了一個多月看完這些密密的原稿,故事類型和文章的

不久,磨鐵發表了劉慈欣的短篇小說集《流轉的地球》、《贍養人類》、《超新星紀元》,分別收錄了劉慈欣的10~12部短篇小說,小說集的名字是根據其中一部小說命名的。 《流轉的地球》的名字天然迷人,被選為編輯。 電影《CrazyAlien》的原著小說《鄉村教師》收錄在《養活人類》的集中。

魏說,這三本書發售以來,收錄的作品比較齊全,所以銷售量一直很穩定。 三本書的總印刷量在50萬冊左右。 由于電影的牽引,《流轉的地球》的銷量最高,現在進行了16次增印。

劉慈欣的小說在各大EC平臺也出現了搶購熱潮。 根據該圖書排行榜(最近7日)的大數據,劉慈欣的《三體》和《流轉的地球》分別位于該小說排行榜的第3位、第4位,占該小說排行榜top5的第2位。 在當時的小說排行榜(近7天) top15中,劉慈欣的作品占了6席。 春節期間,數百萬人以“流浪地球”、“劉慈欣”為關鍵詞搜索圖書,相關訂單比去年同期上升了12倍以上。 另外,《流轉的地球》在中國兒童文學品種中的表現也很突出,作為《銀火箭少年SF系列》組套書的第一集的領導人,這本叢書迅速上升到當時兒童書的暢銷書的首位,很多父母為孩子訂購購買。

《流轉的地球》的原典小說說了什么

劉慈欣的人生可以說是傳說。 畢業于水利系的工科學生,他長期在山西女神關發電廠擔任計算機工程師,利用業余時間執筆不輟,在平凡的城市里想象著宇宙浩然的人類文明未來。 劉慈欣的科幻小說有著卓越的想象力和許多“硬科幻”要素的設計,其中“三體”三部曲把中國科幻推向了世界高度。 年,劉慈欣獲得科幻文學界最高獎項雨果獎最佳長篇小說獎,成為亞洲第一位科幻作家。

國產科幻小說的繁榮促進了國產科幻電影的興起,劉慈欣當然成為了受很多制作者歡迎的大ip。 2009年,有人購買了“三體”的改編權,想將其改編成電影,但“三體”的改編道路一直是曲折的,至今沒有進一步的消息。 《三體》的拍攝難度在于科幻要素“過硬”,小說中充滿了難以理解的科學名詞和物理學概念,對于很多缺乏相應知識基礎的網民來說,讀小說也很難。 更何況,《三體》篇幅長,結構廣,世界多而雜,都是一兩個小時的電影說不清楚。

相比之下,劉慈欣的中短篇小說可能更適合拍成電影。

《流轉的地球》劉慈欣于1999年在《科幻世界》雜志上發表的中篇科幻小說,整個作品只有2.3萬字,而且對故事流暢、比較通俗、閱讀速度快的網友來說,讀這本小說的時間可能與看電影的時間相同。 但是看電影,看原著小說就知道兩者之間有非常明顯的區別。

原典小說在講什么故事呢? 小說的主人公“我”出生在地球自轉停止的“剎車時代”的結束。 人類為了不被急速膨脹的太陽吞沒,在地球上安裝了1.2萬臺發動機,準備把地球推出太陽系。 這個計劃徹底改變了人類的生存生態。 因為這本全書從一開始就說“沒見過夜晚,沒見過星星,沒見過春天、秋天和冬天”。 隨著“我”的長大,地球開始進入“逃避時代”,在這期間,地球災害頻發,“我”失去了父母,在困境中認識了日本女孩的加代子,成為了夫婦。 地球安全逃走后,太陽沒有像以前科學家預言的那樣崩潰,突然發現長達4個世紀的地球逃生計劃是欺詐。 憤怒的人們暴露,組成叛軍對聯合政府發動攻擊,但“我”和妻子加代子分成了兩個陣營,因此家庭分裂了。 結果,叛軍取得了勝利,將聯合政府的5000多名成員驅逐到零下100度以上的室外。 那時,太陽發生氦閃,太陽死了,人類和地球活著,繼續在宇宙中流浪。

電影《流轉的地球》在小說中只使用了“帶著地球流浪”的設定,電影中的大部分人物和大部分故事都是編劇的再創造,小說中最戲劇性的故事地球人對科學家的誤解也沒有出現在電影中。 相比之下,小說的基調充滿了悲情,人們對末日的到來充滿了恐慌,人性變得孤獨、壓抑、麻木、懷疑,人類對太陽的恐懼和懷念都表現出了許多復雜的感情。 電影的改編注入了希望、再三、團結、自我犧牲等因素。

科幻小說愛好者、作家安曉良認為,小說的《流轉的地球》不長,但氣魄非常大,完全是長篇小說的主題素材,當時的長篇科幻小說市場不足,劉慈欣將其壓縮為中篇小說。 但是,因此,小說的復印件實際上就像是個人視角下的地球流浪史,沒有電影中的很多細節和感人的故事。 他對電影版對原典的故事進行了全新的演繹,幸運的是,電影中的故事完全忠實于原典本身的精神內涵,毫無保留地表現了地球末日災難中的英雄主義和非凡的人性,可以稱為“非原典的原典”。

而且那些劉慈欣作品值得拍電影

由于《流轉的地球》的大熱,非科幻迷的大眾開始關注科幻小說和劉慈欣的作品。 安曉良在個人微博《安第斯晨風》上發表了劉慈欣的短篇小說推薦信,按照自己的評價標準打分。 這篇博文已經得到了20000多件轉發和2000多件評論。 安曉良說,從1990年代到本世紀初,劉慈欣先后寫了30多部短篇小說、《三體》三首和《球狀閃電》四部長篇小說。 “總體來說,他和金庸先生有相似之處。 寫得越長通常越好,寫得越好。 ”。

安曉良認為,除了《流轉的地球》之外,劉慈欣還有適合拍成電影的作品。 比如《中國太陽》,核心創造性是中國自主發射的定星際船,主角是來自農村的普通農民工,在中國科學技術迅速發展的大潮中他實現了自己童年的夢想。 “這個故事既有規模巨大的科幻敘事,也有落地的中國普通人的故事”劉慈欣的另一部部長篇《球狀閃電》的電影版于年在電影局上映,申報單位是電影《流轉的地球》的出品者之一的北京文化之子企業觀光車影業, 安曉良認為,這是一個帶有強烈懸疑色彩的故事,即使被改編成電影也有很大的可視性。

對于不太接觸科幻小說的網民,應該從哪本書進入劉慈欣的科幻世界呢安曉良認為可以先選擇沒有淵博知識的“軟件科幻”。

安曉良向《科幻小白》們推薦了三本“入門級”的小說。 “最溫情浪漫”的“帶著她的眼睛”,女航海家在乘坐地層船探險地球內部的時候不幸發生事故,永遠被困在地球深處,從此只能通過別人看到地球上的一切。 “最有童心”的“圓肥皂泡”說:“恐怕任何孩子都不喜歡肥皂泡。 這本小說里同樣有一個愛肥皂泡的少女,她把自己對肥皂泡的癡迷長大后,一生的夢想就是制造一個不容易破裂的肥皂泡,從而可以為此犧牲一切”。 “最不可思議的想法”的《白堊紀往事》是一篇腦洞大開的神作,距今7000萬年前的白堊紀,像小螞蟻和巨無霸一樣的大恐龍,意外地聯合起來建立了一個偉大的史前文明?!?本報記者成長文/白繼開拍

標題:“《流浪地球》熱映劉慈欣小說熱賣 還有那些作品值得拍電影”

地址:http://www.sz-greentime.com/lyjy/214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