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文章2314字,讀完約6分鐘

魏晉時代的嵇康,不是叱咤風云的人物,政壇無異常聲音,沙場未見其壯舉,但《晉書》、《三國志》中有傳記,《隋書》、《唐書》、《宋史》等史書中有其文集,被收錄在《四庫全書》中。 嵇康之所以有名,是因為后世被稱為竹林七賢的精神領袖。 竹林七賢這個名頭具有劃時代的文化符號意義,完美地刻畫了魏晉名士的人格魅力。

我國古代文壇有建安七子、竹林七賢、實際上陵八友、初唐四杰、揚州八怪等名人組合,在現在流行的說法中,如果把他們都看作是WeChat的力矩,就有點牽強了。 這些名人的組合,被后世推崇并稱為。 他們有過詩、酒、歌等個人交往,基本上是以個人活動方法存在的,沒有邀請過沙龍式的派對,也沒有邀請過蘭亭這樣的雅集,沒有見過面,怎么說是WeChat的面子呢? 只有竹林的七賢是例外。 曹正始年間,嵇康、阮籍、山濤、王戎、向秀、劉伶、阮咸7人,是契若金蘭,經常聚集在山陽的竹林,名副其實,成為WeChat的力矩。 他們崇尚老莊,不拘禮節,風骨端正,氣質高尚坦率,清談風雅,詩文秀麗,擅長琴棋書畫。 在南京西善橋南朝墳墓出土的畫磚中,他們袖子寬松,坐在座位上,撫摸琴,哼哼歌,喝酒,沉思,形神兼備,各有樂趣。

在我國古代文化名人的組合中,竹林七賢久很有名,反響了一千年,至今仍不退燒。 在中國歷史上,沒有人能像竹林七賢那樣幾乎集中中國古代知識分子安全生活的所有選擇。 他們當官員,隱居,官員也隱居。 像竹林七賢這樣對中國古代的思想、文化、藝術甚至中國人的心也沒有大的影響。 《世說新語》對魏晉名士的逸事進行了薈萃分析,竹林的七賢可以說占了相當大的篇幅。 據統計,全書一千多本,涉及竹林七賢的有一百多本。 這證明他們都是有故事的人。 他們的故事,個性被宣傳,有血有肉,“北方有佳人,絕世獨立”,受到世界的關注,“老師之風,山高”,受到世界的敬仰。

嵇康“龍章鳳姿,天質自然”,享有中國古代十大美男的榮譽。 從古人的說明來看,他的美與扔水果盈車的潘安不同,與粉妝玉琢的衛玠不同,他的美是仙風路骨之美。 據《晉書嵇康傳》記載,嵇康曾經在山谷間游走取藥,得意忘形地回去。 砍柴的人見面,被懷疑是天人。 《世說新語》容容容篇是“身高七尺八寸,風姿特秀。 參加者說:“蕭肅,清爽的清舉。 “”或云:“蘇如松風下,高而徐引。 “”山公說:“嵇叔夜的人也是巖巖若孤松的獨立。 那個醉了,露若玉山之將崩潰。 “”嵇康容貌堂堂,人氣極高。 王榮說他和嵇康在山陽住了20年,沒見過那個喜惶色。 嵇康之所以能讓世界敬仰,不是靠容貌和人緣,而是靠普通人比不上的品格。 他的故事不像阮籍那樣坦率,不像山濤那樣慷慨,不像秀那樣內向,也不像劉伶那樣圣誕節,用兩個字概括就是耿介。 他的耿介不僅為他贏得了精神領袖的名字,還招致了為他殺身之禍。

嵇康主張“越名教任自然”、“審貴賤通物情”,玄學文學音樂都造詣很高。 他愛好疏遠,心性發達,工詩善論,文風分明,對后世文風和價值取向有影響力。 他誠實,天生謹慎,但凈是腸子不好,出了事就發,公開拒絕和司馬昭合作。 山濤進入司馬氏府,督部選擇曹郎調任大將軍后,打算推薦老朋友嵇康接替原來的職位。 嵇康不情愿,不想纏著他,所以寫了那本千古名文《與山巨源絕交的書》。 盡管如此嵇康還是病危于山濤的人品。 他災后對兒子嵇紹說,如果山濤叔叔還活著,你就不會成為孤兒。 后來的事實表明,對嵇紹的關懷最多,恩惠最大的是山濤。

根據《晉書》,嵇康說“性絕巧鍛煉得很好”,貧窮生活的時候,向秀和柳條下一起打鐵玩過。 打鐵有什么意思? 看到打鐵,第一次知道那個過程的話,就能體驗到那個妙處。 我在鄉下長大,對鐵匠很了解。 鐵匠都有簡陋的工作室,有時也下村工作。 開工時,把鐵面團放在火里烤成通紅的可塑性狀態,然后用火鉗取出,放在設置的砧上。 師傅的全力一邊移動反轉鐵布料,一邊用小錘子點擊著力部位。 弟子主要是在師傅的指示下,用大錘重擊鐵質面團必須延伸的部分,鍛煉成成形鐵質面團的器具。 操作中,為了主從的和諧、起落架秩序,師傅有時點擊鐵坯,有時橫敲砧,發出“癌癥”的聲音,前兩次,后三次合為二拍,中間稍停。 徒弟隨著師傅敲的節奏揮舞大錘,嘰嘰喳喳打下來就一回合了。 聲音節奏明顯是連續的,就像打擊樂器的二重奏一樣,非常好。 坎“良好鍛煉”除了為了輔助家庭之外,還與打鐵的音律悅耳有關。 他是中國古代十大音樂家之一,知道琴曲《嵇氏四弄》和專著《聲無哀樂論》和《琴賦》還活著。 他獨特的認識,使琴器擺脫禮義和倫理的從屬地位,從“器”變成“認識”,走向獨立審美藝術的自覺之路。

這一天,潁川的貴公子鐘會慕名來訪。 嵇康不停地行禮,依然埋頭打鐵。 很久以來,鐘怏怏離開時,嵇康朗回答說:“你聽到什么了? 你要去哪里? ”鐘回答說:“聽說過,見過?!?鐘會是鐘子,才華少,追求雄辯,是當代年輕有為的政要和名流。 到目前為止,鐘會剛寫完《四本論》,想請坎看,走進懷里走到嵇家門前,但很難進入坎法眼,窘迫地“在室外扔,趕緊回去”。 坎不想和當權者交流,他如果鐘聲模糊,鐘不能引起遺憾,心里懷恨在心。 這也是康后來因中傷死亡而埋下禍根。

據劉籍《琴議》報道,嵇康從杜揚子杜猛那里學到《廣陵散》后,很著迷,彈得很好。 東平的呂安欽佩嵇康的高雅,一想到他不遠就拜訪了千里,嵇康也把呂安視為好朋友。 后來呂安因無辜入獄,坎去作證。 司馬昭把它監禁起來,遭到當權者陷害,躺下殺人的災禍。 據新聞報道,即使有000名學生來也沒有免除為此懇求。 臨刑前,嵇康還很沉著,索琴能演奏《廣陵散》。 一首歌結束后,感慨萬分地感嘆:“《廣陵散》現在永遠不會停止?!?/p>

(作者:王兆貴,作家)

標題:“嵇康和他的微信朋友圈”

地址:http://www.sz-greentime.com/lyjy/216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