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文章7500字,讀完約19分鐘

《周恩來家世》,李海文主編,秦九鳳,周秉宜,張能庚副主編,九州出版社年9月第一版,68.00元

周恩來是中國現代史上重要的歷史人物之一。 研究、回憶和記錄他的事跡的復印件數不勝數。 中央黨史研究室研究員李海文主編、淮安周恩來紀念館周恩來研究室原主任秦九風、中央文獻研究室周秉宜常務理事、中國作家協會會員張能庚副主編在多年的協助下,經過研究發掘和整理編輯制作的《周恩來家世》是獨特的著作。

這部著作于1997年4月初版,作者進一步整理,補充了多部新史料后,日前再版,歷時約20年,反映了編輯對周恩來家世研究的執著。

作為網民,我認為《周恩來家族》有兩個優點。

第一,《周恩來家族世》拓展了周恩來研究行業的時間跨度,從中國近代史擴展到千年來的周氏家族史。

第二,《周恩來家族》拓展了周恩來研究行業的文案和方法,從革命、戰爭、建設、外交等政治行業轉變為以血緣關系為紐帶的家族長幼、同胞、親屬關系及其移居和謀生的考證,新的理由是周恩來成為周恩來的家族影響因素

因此,中國社會科學院歷史所研究員吳麗娛樂評論了這本書,說:“這是關于國家領導人的著作中第一次寫這樣的文案和方法?!?(《周恩來家世》再版序言,第5頁)

在周恩來誕生120周年之際,我想和作者和很多網友分享自己瀏覽的粗糙體驗。

一、周敦頤是周恩來的祖先

周恩來有祖籍紹興和出生地淮安兩個故鄉。 這是周恩來家傳承移居的兩個重要節點。 周氏家族的始祖是宋代紹興寶祐橋的周敦頤( 1017—1073 )。 他是周恩來的祖先。

周敦頤是周恩來的祖先,據周敦頤曾孫周靖的墓志銘,刊登在《諸暨縣志山水志》上。 而周氏的子孫遷到50余所,各民族有宗譜,其源頭可追溯到周敦頤。 (《周恩來家世》第一頁。 除了后面特別記載以外,來自《周恩來家世》)

說到周敦頤,不是每個人都知道,但說到“出泥未染”的千古名作《愛蓮說》,知道的人很多。 周敦頤是《愛蓮說》的作者。

但是,周敦頤的歷史地位不是來源于“愛蓮說”,而是中國理學的創始人之一。 有名的理學家程顥、程頤是他的弟子,朱熹是周敦頤的弟子。

《周恩來家世》指出。

周敦頤立學的宗旨是教人如何成為圣人,重視道德修養,講誠實的生命之學。 在哲學上,孔孟的修心養性理論與佛老的虛靜、無為思想相結合,終于發表了唯心主義體系,是宋明理學(道學)的創始人。 (第4頁)

在10年的大災難中,位于江西省九江瀘川前面的周敦顏的墳墓被炸毀了。 這位宋代六品官員的墳墓上未見陪葬品,墓志銘證實了他清廉清白的贊揚是可靠的。 1988年,當地農民義務自愿籌款,重建周敦頤的墳墓。 至今,刻有宋代建的觀蓮亭和周敦頤墨跡的“愛蓮說”石碑仍矗立在當地。 (第5頁)

《周恩來家世》的編纂者歷經多年的辛苦,為網民收集了盡可能完善的周先生的家譜。 從周敦頤計算,周恩來是其第二十代子孫。 周恩來的祖父是周起魁( 1844—1900? ),字云門,父親是周賣能(別名,戲劇綱) ( 1874—1942 )。 (第61頁)

關于家傳的考證,不難想象其復雜性。 暫且不論,周恩來祖父的名字是《周恩來家族世》的編輯們經過很多考證,得出了正確的結論。 1997年至今,全部公開的復印件中,周恩來祖父的名字是周殿魁。 這包括中央文獻出版社出版的《周恩來年譜》、中央文獻出版社和人民出版社共同出版的《周恩來傳》。 這個名字也是周恩來本人在幾次談話中說的,祖父擔任過縣知事。 (第335頁)

但是,相關人員找不到周殿魁奉行的歷史記錄,只是巡邏。 我認為職務有錯誤,姓名沒有問題。 周恩來侄女周秉宜于1996年參與編輯《周恩來家世》后,拿到了1897年的《周嵩中舉資料》,反復研究考證,終于發現周嵩堯父親中第四名的周起魁(周嵩堯的父親叔叔,即“細胞伯叔”)是祖父。 周殿魁位于“嫡堂叔叔”中,是周恩來祖父的堂兄弟。

之后,李海文、秦九風等人進一步研究了地方志和淮安周恩來紀念館留下的宗譜,周起魁改名為光緒二十一年的桃源(后來改名為泗陽)縣令,其本名為龍,字為云門,魁的復印件記錄。 這樣解決了長達20年的難題。 (第335—337頁)

二、周氏家族大排名

紹興周氏家族、延承千年是中國以前傳達的社會氏族關系的縮影。 讀了《周恩來家世》,我痛感的是,以前流傳下來的大家庭的血濃于水,抱團互相幫助。 沒有這樣的內部關系,可以說沒有周恩來青少年期的順利成長。

周敦頤第十七世孫周元棠( 1791—1851 )是周恩來高祖。 周元棠字笑巖石,形成周氏的小房族。 這個氏族的一大優點是在大排行榜上計算家族內的相互關系,形成超越小家庭的更親密的內部關系。 (第64,68頁)

到了周恩來的“恩”字一代,一共有14人,現在能找到姓的生日資料的有12人。 周李能長子周恩來是同輩兄弟中按出生順序排第七位( 1898年出生),同輩被稱為“七哥”或“七弟”。 周李能的次子恩溥( 1899年出生)和三兒子恩壽( 1904年出生)分別排在第8和第13位。 (第70頁)

這種超越核家族的大排名體現了家族的密切親緣關系。 這種關系不僅僅是兄弟排行榜。 周恩來出生的第二年,父輩大排行榜上的老十一周李薄膜因病去世,只有20歲,沒有留下孩子。 周恩來的父母聽從長輩的意圖,把長子周恩來收養給了周李淦的遺孀陳先生。 周恩來稱已故的周李淦為父親,陳氏為母親,稱自己的親生父親和母親為干爹的母親。 (第156—157頁)

這是現代人不太明白的收養。 在以前流傳下來的中國大家庭中,這是義務。 嚴格的舊宗族觀念認為維持家系分歧的完善是非常重要的事件。 自古以來“不孝有三,無后為大”,女性“從頭到尾”的習俗決定了這樣的收養形式的存在。 大家庭必須照顧家庭中所有房間的繼承人,即使戶主去世,也可以讓寡婦領養孩子,繼續線香,留下財產,委托給獨居的寡婦,使其依賴。

周恩來的生母萬氏和嗣母陳氏于1907年和1908年因病去世。 周恩來的親生父親周李能力有限,生活貧困,在外地輾轉生活。 留在家鄉的10歲周恩來和孤兒一樣。 (第160頁)

但是,周氏大家庭慷慨地承擔了培育周恩來的重擔。 1909年,在東北奉天擔任政府職員的四伯父周賤利用鐵嶺稅務局主任三哥周濟渠去南方的機會,把在武漢教書的七弟周李能(劉綱)和老家侄子周恩來帶到東北,接受了他們的生活。 (第190頁)

兩兄弟安排周李在鐵嶺縣雅當師爺,安排周恩來在鐵嶺和奉天上學。 后來,兩個伯父先后在天津就職,周恩來于1913年與四伯父一起搬到天津,考上了南開學校,接受了四年的正規現代教育,在天津接受了五四運動的洗禮,為其一生的快速發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礎。 周恩來留學日本和歐洲,依靠叔叔長輩們的幫助。 (第168,190頁)

周氏的家人有人踏入天津,因此江浙省老家周氏的孩子們南開上學的人很多。 其中,在同族長輩們的幫助下,周恩來二弟恩溥(博宇)和三弟恩壽(同宇)也在天津進入南開學校學習。 (第252,254頁)對于周恩來的核家庭來說,沒有外力的幫助,這些都是不可能的。

周恩來把自己的東北之行看作是一生的拐點。 他后來說:

12歲的時候,我離家去了東北。 這是改變我生活和思想的關鍵。 下次不離家,我的一生一定會毫無成果,和留在家里的兄弟們一樣走向悲慘的結局。 (第166頁)

這種援助,周恩來的長輩很積極,他們只是按照祖訓和以前流傳下來的觀念履行自己長輩的義務。 大家庭觀念在這里發揮了重要的作用。

正如《周恩來家族》總結的那樣,在封建社會中,血緣關系是連接社會的紐帶,大家親戚關系很重……在一個大家庭中,共同曾祖父的一代是大排行榜,分家也要互相幫助,忠孝友悌。 (第70頁)

三、周氏家族對少年周恩來的影響

周恩來之所以成為周恩來,除了中國革命實踐的篩選訓練外,參加革命前青少年時代接受的家人以前就受到了教育和影響。 這兩個外部因素的結合,通過周恩來本人的內因的作用,產生了中國現代史上最優秀的政治家之一。

周恩來的家族始于紹興,其家族以前流傳下來的職業是師爺。 我家庭這幾代祖先也是紹興的師爺。 祖父的原籍是江西南昌,也是師傅。 (第71頁)紹興師爺這個家族從以前就流傳下來了,不能不對青少年周恩來產生很大的影響。

師爺是科舉制度的副產品中舉總是少數人,不能通過科舉上升的讀書人成為師爺,為科舉成功成為官員的人服務,做幕僚、助手、管文書、管賬、管公關,簡直是“秘書長”的角色,但通常是“正規”

據《周恩來家世》記載,清朝時期,在全國成千上萬個縣,各縣的主官邀請紹興師父,上級行政機關的師父也是紹興人。 哪個級別的事件不是紹興的師傅干的,到了上級不能讓你通過。 所以有“無紹不雅”一詞,互相通氣,互相支援。 (第71—73頁)

師爺的培養,地域和親緣因素很強,沒有專門學校的教授,但依靠父子相傳、兄弟互教,從父親、哥哥、婚姻開始,“100多年來,周氏家族就這樣依靠學校作為師爺持續下來”(第115頁)。 。

周恩來的祖父和父親都做過師爺。 周恩來的高祖周元棠之后,成為師爺的家族通常不從事商業,不放田產,只有一部分不動產,是祖傳的。 他們重視自己的名節和后代的培養。 “他們立足于自己的才能、學識、品行端正,謀生,因此有良好的家風,特別重視子孫的教育”(第73頁)

李海文在再版序言中說:“師爺的理想是成為張良、諸葛亮這樣的將軍、宰相。 沒有成為劉邦、朱元璋的想法,沒有稱霸王權的僭越妄想,用現在的話來說沒有個人野心。 ”。 (《再版序言》第7頁)

忠誠、清廉、專業、細膩、寬容、明智、處世之道,是周氏家族祖傳的人文基因,不能不給周恩來打上深深的烙印。

周恩來本人的家庭在大家庭中處于弱勢地位。 父親誠實但能力有限(據周恩來說,他父親一生的月收入不超過30元)。 因為母親萬氏是大家出身,精明能干,結婚后生了長子周恩來,這樣可以解決一點家庭工作。 每逢年中祭祀祖先的儀式,萬氏都要向周恩來兄弟們介紹祖先的事跡,鼓勵他們不辱家業,使祖先發光。

嗣母陳氏出身書香,有才能,教年幼時的周恩來背誦詩寫文案。 (第326頁)

后來周恩來多次說,他很懷念兩個母親。

周恩來生母于周恩來九歲時( 1907年)去世。 周敕綱的經濟條件沒有達到老繼母提出的厚葬要求,因此萬氏的棺材竟然在廟庵停車了20多年。 然后嗣母陳氏在周恩來生母去世的第二年也去世了。 這時,只有10歲的周恩來作為陳氏的唯一子孫,排除眾議,多次簡單埋葬,親自送陳氏回鄉入土。

《周恩來家世》寫道,一年內,失去了兩個母親,對周恩來打擊很大。 兩個母親解決葬禮的差別很大,引起了親友們的議論。 但是周恩來完全無視這些討論。 這對十歲的孩子來說很不簡單。 (第161頁)

周恩來的父親周翠綱雖然在外地謀生,但沒能回到故鄉看到妻子最后的臉。 葬禮后的周恩來三兄弟在叔叔親屬的幫助下成長起來。 根據周同宇的回憶,少年周恩來幫助最大的是二伯父周出、四伯父周賣,還有母親叔叔家的親屬(表哥陳式周等)。 (第325—326頁)

周恩來于1943年在重慶敘述了自己過去的經驗,提到四叔叔周賤說:“伯父對我有如山之恩?!?(第170頁)

周恩來特意提到的是母系的叔叔龔兆蓀(嗣母陳氏的親戚)。 公孫是辛亥革命的追隨者,思想開放,反對封建禮教。 周恩來在母親去世后,由表哥照顧,特別是從他那里初步接受了愛國、進步的觀念。 表弟是我政治上的啟蒙老師! ”周恩來說。 (第225—226頁)

1920年11月,22歲的周恩來在他南開學校理事長嚴孫的資助下去歐洲留學。 歐洲之旅是周恩來走出大家庭的起點。 他可以出去,得不到家人親屬的經濟支持。 (第328頁)

四、周恩來的家務觀

周恩來把自己的出身定位為“封建家庭”。 但是,他對家族的長輩、同輩、后輩非常關心,特別是年輕時養育他幫助他的人不會忘記,危難時也掩護過他的好朋友。 作為革命領袖、開國總理,他向自己家族的成員進行了專業談話。 他說:

我們共產黨是唯物主義者,我們必須承認家族間的關系。 問題是不能依賴它。 但是,不能像國民黨那樣制造裙帶風。 我想依靠我給你找件好事,這我做不到。 (《再版序言》第9頁)

周恩來是這么說的,但確實這么做了。

周恩來擔任國務院總理后,訪問的親屬有100多人,因此他需要讓更了解家鄉情況的親戚和朋友事先識別,明確身份后進行接待。 (第198頁)這是他家人的親人,不容忽視。 確實困難的是他盡量用自己的工資收入幫助,減輕社會的負擔。 但是,他決不行使公權,為自己的好朋友安排工作,不謀利。

《周恩來家世》總結了周恩來要求親屬履行的10個方面的家規。

一、后輩不能留下工作特意來北京看望他。 只有在出差時才能看到。

二、外國親屬進京看望他,一律住在國務院招待所,住宿費由他支付。

三、一律在國務院食堂排隊吃飯,職工支付伙食費,無職工者由他代為支付。

四、看戲不得以家人身份購買入場券,吃招待券。

五、不要請客送禮物。 六、不要坐公共汽車

七、個人生活中自己能做的,不能代替別人,自己服務。

八、生活要艱苦樸素。

九、在任何情況下都不能說和他的關系,不要夸耀自己。

十、不謀私利,不特殊化。 (第303—304頁)

如果不坐公共汽車的話,周恩來是淮安老家唯一的老年人八阿姨,20世紀50年代初來北京看他兩次,也沒送過車。 從兩個地方來北京的后輩差點看錯戲時,秘書用方向盤把他們送走了。 周恩來回去后知道了這件事,批評了后輩和秘書,加倍付了車費。 (第304頁)周恩來認為,決不能使用公共汽車錄用為個人親屬,即使收費也是錯誤的。

周恩來解決家族親屬關系不是什么區別都嚴格,而是公私分明,情理之中。

確實對為社會為人民貢獻的親屬,周恩來十分贊同。 像六伯父周嵩堯一樣,才華出眾,人品廉潔,擁有“知貧二戒,清除灰塵”的榮譽。 他擔任江蘇督軍秘書長李純,是來平息江、浙江省緊迫的軍閥戰爭的。 他擔任袁世凱總統的秘書,袁稱帝時,周堯嵩毅然離開。 揚州陷落后,日本人一再要求離開山里,但他堅決拒絕了。 抗美援朝期間,周嵩堯想親自捐贈古董,為國家效力。

新中國成立后,周恩來邀請周嵩堯去北京,安排國慶節一周年去天安門看典禮。 這是周氏家族得到的最高禮遇。 1951年6月,經周恩來簽字批準,周堯嵩被任命為中央文史館的第一位館員。 周恩來稱贊六伯父為人民所做的好事,很好地告訴我們清末民初機構的設置、官員的待遇等問題。 (第193-197頁)

周恩來的十三表弟周恩彥是另一種境遇。 周恩彥于1948年受到國民黨威脅,當局得知他是周恩來的堂兄,故意給他起了區分部委的稱號。 解放后,周恩彥向表哥周恩來求助,但周不答應,要求“回到原來的職場報告”,等待解決。 在之后的肅反運動中,周恩彥因有國民黨基礎骨干的歷史,被判處7年徒刑( 1年前獲釋)。 周恩來知道表哥“沒有怨恨”,但不做違背當時政策的個人干預。 周恩彥服刑期間,周恩彥夫婦照顧周恩彥的孩子們,繼續和他們寫信,促使他們提高。 1961年,周恩彥夫婦把周恩彥的兒子周保章接到中南海西花廳住了一周,1939年贈送了武漢和周保章兄弟姐妹的照片。 (第273—275頁)

這些體現了他在政治大局下解決事件時掌握大體性和親情關系時的節制。

周恩來動員北京親屬鼓勵在外國就業的后輩親屬上山下鄉,入伍后脫下軍服回到草原。 身體不好的家鄉長輩為了養育支付醫療費和殯儀費的家族的孩子們,反復身體不好不能正常工作的親弟弟周同宇退休了,自己在幾乎一半的工資必須支持該宇家庭生活的文革中為了被江青威脅保護弟弟和自己,自己在衛區

我特別想提到的是周恩來超越通常親屬倫理以前流傳下來的觀念的特殊行為——平祖墳。

1939年,國共合作時期擔任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政治部副部長的周恩來去江浙一帶向當地的中共黨組織6次6中全會精神,視察了實務理解情況。 所以,他以浙江紹興省親戚祭祖的名義回到家鄉,光明正大,誰也反對不了。 周恩來借此機會傳喚東南局、浙江、江西、福建等中國共產黨負責人曾山、黃道、劉英等,完成了就業任務。 (第85—86頁)

但是,既然是省親,當然也需要實際行動。 周恩來的祖先不僅僅是掩護,而是虔誠、認真。 《周恩來家世》詳細記載了祭奠他祖先的過程,探望長輩家鄉,安慰苦難,參拜祖墳,邀請親屬,做得非常周到。 周恩來為在場的各親屬寫告別詞紀念,鼓勵大家遵守家風,團結抗戰,共同走向國難。 周恩來又在祖屋百歲堂內,應邀在《老八房祭典》上譜寫了一代“恩”字的家譜。 ( 88—94頁)顯然周恩來訪問這次家鄉的是省親,也有團結和統一的意義。

新中國成立,周恩來擔任國務院總理后,他多次用力平整了祖墳。 早在1953年,1958年,周恩來就向淮安縣委提到了這件事。 1964年,他和后輩說話時說:“墓地問題一定要處理?!?將來人口多了,人均土地少了,不能讓墓地占有土地了。 周恩來不僅堅決反對修復家鄉自己的先祖墳,反而要求平定先祖墳。 (第268頁)無論多么困難,他作為總理必須以身作則,有頭腦。

周恩來的繼母和父親在抗戰時期在重慶去世了。 周恩來鄧穎超夫婦在重慶工作,把二老葬在重慶。 1958年11月,周恩來特派團總理辦公室主任童小鵬去重慶,火葬了兩位老人的遺骨,埋得很深。 (第289頁)

1965年春節前夕,周恩來為了不驚動地方領導人,多次做好親屬工作后,把侄子周爾萃派往淮安,自費將周家的7座祖墳全部就地深埋,不留墓包,改為耕地。 這包括周恩來祖父周起魁的墳墓。 (第119頁)

周恩來去世后的1977年,鄧穎超按照周恩來遺言把親屬送到紹興,掩埋了周家16世祖和18世祖的墳墓,作為村民的菜園。 平墳費用由周家的后輩分擔。 (第363頁)

周恩來的決口行動,不僅是家鄉的親戚,地方政府也不太容易理解。 顯然如果不是總理的身份,這個想法也不能執行。

周恩來本人不留骨灰,夫人鄧穎超也不留骨灰,同時在生前后面平整祖墳,人們進行各種評議。 我認為顯然不是擴大耕地面積的簡單目的。 他們有中國歷史、中國革命的深刻烙印,有他們的人生觀、世界觀的影響,自己的名節也很可能有超過普通人的歷史認識。

周恩來去世后幾年內,他不允許生前修理和對外開放故居,重新整修開放,接待了大量參觀、展望者(第139頁)。 他平整了祖先的墳墓,在誕生一百周年紀念后建了紀念亭(第119頁)。 這也是人心所向,是人民對總理的感懷和敬意。

領導的廉潔和公平,可以成為榜樣和榜樣。 祝這個榜樣和榜樣在良好的人文環境中真正發揚光大,最終結晶成民族文化的精華。

標題:“周恩來的家世、家事和家風”

地址:http://www.sz-greentime.com/lyjy/216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