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文章1315字,讀完約3分鐘

紀曉嵐的舊居花園。 劉岳攝

李書文

西城區虎淵橋東北角,珠市口西大街241號讀清代干隆年間禮部尚書、合作大學學士、《四庫全書》總編纂官紀曉嵐的舊居微草堂。 紀曉嵐在《婆妄聽之》中記載,該宅邸的第一位主人是岳飛的二十一世孫,康熙雍正干隆《三朝武臣巨擘》岳鐘琪。 雍正十年,岳鐘琪因“誤國負恩”等罪名被奪官拘禁,此后,這個宅邸被紀曉嵐的父親紀容舒買下。 紀曉嵐在這里讀書,進行科舉,當官員,直到39歲外放福建學政,這個宅邸才租給別人。 干隆三十六年,紀曉嵐從新疆回到北京,又回到了微草堂。 前后62年住在這里,寫了具有重要影響力的文言小說集《讀微草堂筆記本》。 82歲時,紀曉嵐在草堂走到鶴西。

這個大宅邸在南北,進入中庭,寬敞的大門在花園東南角的巽。 今天大門口的紫藤據說是紀曉嵐自己種的。 《讀微草堂筆記本》提到這位紫藤說:“其蔭觀院,其蔓脅,紫云垂地,香味襲人?!?兩院有海棠樹,據說是紀曉嵐親手種的。 本來有兩根,在“文革”里砍了一根。 據說紀曉嵐種下這兩支海棠是為了寄托少年戀人對文鵠的思念。 “憔悴的幽花劇很可憐,斜陽院落晚秋。 人老板的風情減少了,還對殘花茫然。 ”。

嘉慶18年( 1813年),紀曉嵐的子孫把這所房子“租一半”為黃安濤。 到了民國年,故居成了晉南劉姓商人的名義。 前2入院暫住于商人處,后2入院空著。 1928年,進入第三、第四中庭住了山西人劉少白、王子才兩人。

劉少白是山西興縣的人,名如庚,是《毛澤東選集》上的名人。 《毛選》四卷《關于民族資產階級和開明紳士問題》一文中寫道:“晉綏邊區的劉少白、陜西甘寧邊區的李鼎銘等人在抗日戰爭和抗日戰爭以后的困難時期,給予了我們相當大的幫助?!?/p>

1928年9月,劉少白從太原搬到了北平虎坊橋60號,也就是紀曉嵐的舊居。 1929年4月擔任天津商品檢驗局副局長后被提拔為局長,他住的紀曉嵐的舊居也被稱為“劉公館”。 1930年,受軍隊勢力支配平津,年末,劉少白“封印掛牌”,辭去商務局長職務,回到北平的劉公館,成為“寓公”。

1931年,劉少白長女劉亞雄與留蘇的陳原道結婚。 陳原道、劉亞雄分別是中共河北省委組織部長、秘書長,劉公館是中共河北省委的秘密聯絡處,除了接待地下黨負責人外,還負責轉播中共中央從上海轉發的經費、信件。 上海寄來的匯款,都是以某商務、某企業的名義寄給劉少白的,河北省的任命者來領取。

1931年4月7日,陳原道、劉亞雄等人在天津被捕,劉少白當晚趕到天津將其救出。 中國共產黨中央特科負責北方情報事業的胡頹公和助手楊獻珍也從上海到達天津參與救援。 但是新成立的中國共產黨河北省委被破壞,省委秘書長郭亞先等人叛亂,供述劉公館是秘密聯系方式。

1937年8月初,經過王若飛、安子文的介紹,劉少白秘密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劉少白當選為全國政協委員、山西省政協副主席。

劉公館的故事結束后,梅蘭芳等人讀了微草堂成立了“北平國戲劇學會”,這里成為京劇科班的社會場所,成為學生宿舍和練習場所。 1949年以后,這里是民主建國會總部、宣武黨校所在地。 1959年10月,經北京市市長彭真等人提議,山西風味餐廳晉陽飯莊在這里開業。

標題:“北京紀曉嵐故居曾變身“劉公館””

地址:http://www.sz-greentime.com/lyjy/216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