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文章2451字,讀完約6分鐘

在炎熱的夏天,訪問夜市成為一部分市民散步、納涼、購物的優先。 在“動動手,吃的東西都送回家”的新聞時代,人們依然喜歡夜市,但這可能是以前流傳下來的習俗的延續。

我國夜市大約在殷周之際開始,最初記載夜市的文獻是東漢哲學家、思想家桓譚的《新論》。 其“離事第十一”說:“扶風漆縣幽亭、部言本太王所在,其民有開會日,與夜市相識,無期限,則有重大災害責任?!?這里的“夜市”是指夜間的市場貿易。 到了漢代,貿易市場似乎實行了“計劃行規市”,有直市、獄市、肉市、軍市、官市、關市等。 根據經營時間,有早市、大市、晚市、夜市。 東漢學者許慎談幽地夜市時,特意加了“俗”字,強調這里夜市是以前流傳下來的風俗習慣,由來已久。 到了唐代,隨著城市規模的擴大和城市經濟的迅速發展,大中城市迅速發展了具有一定規模的夜市。 晚唐詩人杜牧的《煙籠寒水月籠砂,夜泊秦淮離酒館很近。 商女不知亡國之怨,隔江還唱后花園之花”,描繪了金陵(今南京)秦淮河邊紙醉金迷市的情景。

唐代和以前,商人只在規定場所設置圍墻的坊市內進行交易活動。 坊市關門后,開門前,無緣無故走路者被打20鞭。 到了宋朝,隨著城市化和市場經濟的高速發展,唐和以前的坊市邊界很快被打破,城鎮和鄉村市場的營業時間不再受到限制,夜市迅速繁榮。 根據孟元老《東京夢華錄》卷二“州橋夜市”條,順御街向南出發朱雀門,到龍津橋,這一帶是北宋有名的州橋夜市。 從州橋往南走,街上有賣水飯、煮肉、晾干肉的攤子。 夜店里有各種小吃,而且價格不貴。 梅家、鹿家賣的鵝鴨雞兔、腹肺鰻魚、包子雞皮、腰腎雞屑(雜碎)等,都在15文以下。 夜市上賣的生鮮食品也隨季節而變化。 夏天有“麻腐、雞皮麻飲、微粉素串、糖冰雪冷元素(丸子)、水晶皂、生淹水木瓜、糖綠豆甘草冰雪涼水、荔枝膏、咸菜、杏片、梅子姜”等開胃小菜和清涼甜食。 一到冬天就供應“皿兔、針灸豬肉、鴨肉、醉酒水晶魴、煎夾、豬污”等滋補肉食。 州橋夜市不僅有經營小吃的人,也有賣煮茶、喝酒推測張數的人。 這里每天的生意是“到三更”。 位于舊封丘門的馬行街夜市比州橋夜市繁榮百倍。 《東京夢華錄》卷三載:“(馬行街)夜市直到三更結束,才重新開始五更。 到處都是相通的”

繁華的夜市驅趕了蚊子,也引起了王室貴人的羨慕。 宋人施德超《北窗灸輕錄》卷下記載著宋仁宗的軼事。 有一天晚上,(仁宗)“在宮中聽到絲竹的聲音笑”,覺得不可思議,問了周圍的宮人“在哪里玩得開心”。 宮人說:“這是民間酒樓玩得很開心。 皇帝啊,與外面的歡樂相比,宮殿真的很寂寞。 ”。 仁宗說:“如果宮中像外面一樣快活,民間會很安靜吧?!?皇宮的人羨慕夜市的喧囂,這是秦漢以來唯一的奇異現象。

到了偏安一角的南宋,逃離戰亂的人還是稍微調整一下,首先迅速發展經濟,改善民生,夜市很快就變成了盛況空前。 南宋自牧《夢梁錄》卷十三說:“杭州大街,買賣不分晝夜,晚上交三四鼓,游人稀少。 五鼓鐘鳴,賣早市的又要開店了。 ”。 既有銷售“糖蜜餅、灌木、時新果實、鮮花果、魚生豬羊蹄肉”等食品的人,也有銷售“細畫絹扇、細色紙扇、漏塵扇子、異色影花扇、別針金裙、段背心、段小兒、別針金帽、逍遙巾、四點玩具”等生活用品的人。 當時杭州夜市在夏秋時說:“青紗、黃草本子、金紗、異巧香袋子、桂花念珠、桐念珠、藏香、細扇、茉莉花、荷花、池嬌、背心、細巧籠戰、籃子、金桃、陳公梨、炒菜、果實和果實。 半夜之前,那邊有茶瓶。 ”。 南宋文學家周密、耐得翁分別在史料筆記《武林舊事》和《都紀勝》中向子孫展示了杭州和江南夜市一派繁榮的景象。

宋朝的夜市為什么特別火? 其中之一是推進政策。 干德三年( 965年),宋太祖趙匡胤滅亡后蜀后,實施了一系列改革措施,有力地推動了市場經濟的快速發展。 關于夜市開發問題,宋太祖也投降說:“都三鼓后不得禁止?!?宋太祖鼓勵夜市迅速發展的“最高指示”被后來的趙宋皇帝繼承為國策,偏安一角的南宋都也出現了“街道買賣晝夜不?!?。 其二,管理驅動程序。 宋朝的城市管理者也面臨著今天同樣的課題。 商人侵犯街道,影響市容,阻礙交通。 因此,宋政府設置了相當于現在城管的“街司”,負責街道的衛生、整修、維持日常秩序。 面對小販侵犯街道禁止經營的難題,宋政府不主張輕率粗暴的打掃。 比如宋真宗天禧四年( 1020年),“開封府撤出民舍入侵者,不得到上(皇帝)施加勞動干擾”。 為了處理這個問題,宋朝廷聚集了智慧,最后找到了人性化的管理方法:即在街道兩側隔開適當的距離,豎起“表木”,作為禁止入侵街道的紅線,越過紅線設置道路的人將受到處罰。 《清明上河圖》中虹橋站在兩端的4根“表木”是紅線。 這樣管理,照顧商人的生活,推動商業迅速發展,不妨礙市容和交通其三,立法保護。 商人如果愿意經營夜市,就要讓他們有利。 根據宋人的筆記本《逐一利》、《逐一百利》等記載,史學家推測宋代商業的平均利潤在10%左右,政府的稅金也是決策商人受益的重要因素。 宋商稅有“過稅”(對通過收稅點的過去商人征收的稅,稅率2% )和“住稅”(對店鋪和城鎮攤位征收的稅,稅率3% )。 另外,少數特定商品被征收10%的抽取稅(實物換算),各項加在一起,宋朝的商稅超過商品價值的10%。 防止地方政府和貪官貪官污吏擅自加重商人賦稅,宋太祖多次命令,“不擅自改變增虧和收益”,“各稅務監督官買商人稅的人只有一年,人買委托的人各100人”。 而且,稅務監督官對購買商人物品造成損失的行為,進行了“繞開減稅,各計算所損失,按準盜竊論”,不給稅務師權利,擅自侵害了商人的利益。 為了防止政府恐嚇商人,法院立即公布“無行條貫”,規定免除各商務向政府的供給,各商務根據利益,分三等分月或季度繳納無行金后,政府需要的物質不得攤派給商務 這樣,官員就不能利用權力恐嚇商人,不付錢的商人也不需要正式吸納,更有效地預防了官商勾結。

如何處理夜市和交通、垃圾民、市容等方面的矛盾,宋朝的許多措施也許可以提供一些啟示。 (趙楓斤)

標題:“夜市自古有 宋代格外火”

地址:http://www.sz-greentime.com/lyjy/218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