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文章1094字,讀完約3分鐘

五代楊凝式是唐代顏柳歐楚到宋四家蘇黃米蔡之間的過渡人物。 我最喜歡他的字。 特別是《韭菜花帖》。 不僅字寫得好,文案也很有風趣。 句子不長,記錄如下:午睡,對著餓極了,突然蒙簡翰,粗俗的盤體驗。 一葉宣告秋天時,韭菜味道的開始。 其肥( zh栗子; 充腹之馀,銘肌載切。 謹致歉,伏維察,謹呈狀。

7月11日的凝固狀態讓我興奮的是

一、韭菜見于法帖,這是第一次,可能是唯一的。 這個帖叫“韭菜花”,而且文案齊全,全篇容易讀,讀現在的人的話,很親切。 我讀書很少,韭菜花在《文學作品》中也是第一次看到。 像韭菜一樣非常普通,但很有味道的東西應該出現在文學作品中。

二、楊凝儀式是梁、唐、晉、漢、星期五的元老,從官到太子太保,都是“高干”,雖然收到了朋友贈送的韭菜花,但出于那樣的感謝,正子給八經寫信。 (楊凝式多作草書,黃谷說:“認識洛陽風子的人,下到烏絲榨?!?)那時好朋友之間的禮物也不過是韭菜花一樣的東西。 今天恐怕不行。

三、我不知道這韭菜花是怎么做的,炒的還是腌制的。 但是看起來和羊肉一起吃。 “你要幫助那肥嗎? ”,“?” 雖然是出生后5個月的羔羊,但楊凝式吃的不一定是5個月的羔羊。 只是在《詩小雅伐》中寫道:“已肥? ”。 一句話,借吧。 但是韭菜和羊肉一起吃是肯定的。 我以為在北京吃涮羊肉必不可少或來自蒙古和西域回族。 原來中國有五代的時候。 楊凝式是陜西人,韭菜蘸羊肉吃,蓋子始于中國西北諸省。

北京的韭菜花腌制磨碎,帶汁。 除了吃涮羊肉不可缺少的調味料以外,也可以像這樣單獨作為咸菜吃。 煮蝦皮做白菜,做韭菜花,做臭豆腐,或者做鹵蝦醬,貼蛋糕,在北京的小房子,很好的飯菜。 以前在科學班學戲劇,讓他吃飯,但沒有菜。 韭菜、青椒膏、醬油拿著熱水放在大桶里,這就是菜。 韭菜很便宜。 空拿著碗去油鹽店,三分錢,五分錢,店員可以拿著鐵勺舀大半勺。 現在換成玻璃瓶了,但不賣零。 一瓶要一元以上。 很貴。

從前有錢人自己腌韭菜,把韭菜、沙果、京白梨一起治療弄得粉碎,所以它很講究。

云南的韭菜花和北方的花不一樣。 昆明韭菜花和曲靖韭菜花不一樣。 昆明韭菜花用醬腌,加了很多辣椒。 曲靖韭菜花是白色的,但用韭菜和切成非常細的風干茭青絲腌制。 很香,味道不太咸,有淡淡的甜味。 曲靖韭菜花裝在薄白茶筒一樣的陶罐里。 去曲靖的人,都拿幾罐送人。 我經常認為曲靖韭菜花是中國咸菜的“神品”。

我的家鄉不擅長腌韭菜,韭菜還是骨花,還沒開的時候,就把采摘的嫩藕切成小段,放入瘦豬肉炒著吃。 這是“時菜”。 那幾天后,菜薹老了不能吃了。 做蝦餅,用炒好的韭菜骨蕾做基板,不能說很美。

標題:“汪曾祺散文選:韭菜花”

地址:http://www.sz-greentime.com/lyjy/21901.html